東方project浮生錄:藥箱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原創動漫文章
閱讀: 163 次

走著。

現在是秋日,午后的太陽也并不刺眼,村民們也大多在農田里忙著收獲作物。路上的行人很少,大多是孩子在街上玩耍,這讓我覺得很輕松。

村民們大多是勤勞的,從我來時所走的鄉道旁邊那大片金黃的稻子就能看出來。師傅常說“天道酬勤”,我想就是這么一回事吧。

人們在春時播種,在夏日勞作,在秋分收獲,在冬天休憩。只要人愿意去耕作,總是會有回報。土地便是這么的直接,只要人愿意努力的耕種兩季,它總是不會吝惜自己的獎勵。就像永遠亭的兔子們,努力做團子的話,我也會給它們休息的時間。

先不管勤勞如何,人們總是會面對生老病死,對于他們而言,這樣播種又收獲的季節,一生之中會經歷多少次呢?現在在路邊玩耍的孩童,再過幾年就會長大,此時在農田中勞作的村民,再過幾年便會抬不起手中的鐮刀,對于人類來說,這是必然的。

所以像這樣悠閑的時光,只有少數的人,能夠發自內心的感到滿足吧。

我覺得人類強于妖怪的地方不在于他們的力量,而是人類那遠少于妖怪的壽命。妖怪們在漫長的生命里,會逐漸的丟失掉自己的記憶,自己的情感,最終變成一個真正的妖怪。妖怪總是會在瘋狂與清醒之中徘徊,因為他們的情感無處安放,離群索居,無人與之交流,一旦與人結緣,便只能抱著回憶度過余下的日子,我覺得這實在有些殘忍。

然而,這一切都只是我這只兔子的想法罷了。我要做的事情只是為這所村子里的人送去藥品而已。師傅是如此說的“個人的情感放在心里,醫者只需要治好病人就行。”不過我現在不是醫生,只是一個送藥的兔子,所以再思考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都是可以的,只要不說漏嘴,讓師傅知道的話。

“啊呀,這不是永遠亭的兔子嗎?”

兔子兔子的叫人真是沒禮貌啊。我懷著不滿的心情看向聲音來源,發現是人類魔法使在叫我。

“既然是魔理沙的話,那就沒辦法了。”

我一不小心把自己心里的想法給說漏了出來。這是一個不好的習慣,師傅也常常讓我說話要注意場合。

“什么叫做是我就沒辦法了?嘛,誰讓我為人正直呢?這次就不和你這兔子一般計較了。”

我覺得師傅應該教導一下這個人類為人處世才好。和這人比起來我算是有教養的兔子了。

“對了,兔子,你現在有事情要做嗎?算了,直接跟我來吧。”

“恕我拒絕,我還有師傅交代的工作。”

“對不起,風太大我聽不見ze~”

我覺得我應該糾正一下自己的性格,或者說我應該學習一下怎么應對這種擅長自說自話的人。師傅總是讓我更加平和的對待陌生人,據說這是作為醫生必要的。然而這種做法總是讓我遭遇各種各樣離譜的事情。

人類魔法使現在正帶著我大街小巷的亂跑,完全不知道她想做什么。真是奇怪,明明這個人沒有騎著掃把,為什么能夠用雙腿跑這么快?如果我不顧及背上的藥箱的話,我也可以跟上她的步伐就是了。

“兔子你真的是兔子嗎?為什么速度這么慢?”

“請你考慮一下我背上的東西,要是跑得太快碰壞了怎么辦?”

面對魔理沙的抱怨,我選擇正面回應她,可能這樣才是應付這種人最好的態度吧。

“這樣啊,那我們走慢點好了。”

“真是難得,你居然會聽人說話。”

“兔子你真失禮啊,只要好好說的話,我當然會聽的。”

“你真的會認真的聽我說話,那就把我放回去,讓我去工作。”

“抱歉,風太大,我沒聽見,你在說什么?”

這可真是一個現實的魔法使。

不管怎么說,魔理沙的步伐確實開始配合我的步調,這多少讓我覺得有些滿足。我為我自己產生這樣的心情感到有些憂郁。

就在我一個人默默地抱著各種各樣復雜的心情煩惱的時候,魔理沙領著我來到了一家雜貨店里。

“兔子,你覺得要送人禮物,應該挑選什么?”

“禮物?你要送給誰禮物嗎?”

“嘛,大概就是這樣吧。”

“哦?!對象是誰?那個人偶使?還是說是紅魔館的那位魔女?”

“唔,為什么你會提到愛麗絲和帕秋莉?”

“不是她們嗎?還會是誰?難道是那個地藏?還是說,那個紅白巫女?”

“我覺得你的腦子里想的東西有些奇怪?為什么我要特意送成子和靈夢禮物?”

“都不是嗎?難道是那個半妖?!”

我的腦子里腦補出了魔理沙和那個森近親昵的場景,實在是太不純潔了!

“我覺得這些事情對于你來說還太早了些!”

啪!

魔理沙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來一張紙扇打在了我的頭上,輕微的痛楚讓我回過了神。

“你在一個人表演漫才嗎?”

我為我獨自一人陷入了妄想中表示深刻的歉意,但是我下次還是會做的。不過作為一只受到過賢者大人教育的,有修養有內涵的月兔,這個時候應該裝傻。

“所以呢?魔理沙你要買禮物送給誰?”

“是給我的父親挑的。”

魔法使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正低著頭挑選著貨柜下方的物品,黑色魔法帽兜不住她金色的長發,發絲從耳邊滑落,簡簡單單的就擋住了她的側臉。貨柜下方擺放著地是一些女性用的小配飾,我覺得再怎么開明的家主,也不會喜歡這些東西。

“所以呢?鈴仙,你有什么推薦嗎?”

魔理沙擺弄了一會小擺件,轉頭看向我。

“啊?嗯……男性的話,可能會喜歡茶具或者酒吧。”

我最初覺得有些怪異,不過我并沒有過多的深究這份奇怪的感覺,直接說出從師傅那里聽來的感想。

“家主因為要承擔整個家庭的壓力,所以不會去培養過多的愛好。可是只要家主一日還是男人,酒永遠都是最為吸引他們的存在。除此之外,就是殘留不多的嗜好,要么是茶道,要么是畫。”

“總感覺,鈴仙你好像經驗很豐富的樣子。”

魔理沙有些驚訝的看著我。

“不,這些只是我從師傅那里聽來的,我只是轉述而已。”

“醫生的話嗎?嗯……”

“但是,我一直都覺得師傅的話太成熟了一點,我理解不來。所以我認為只要是魔理沙你自己挑的東西送出去的話就很好。”

“這樣啊,果然兔子你也這樣認為啊。”

我感覺說出這句話的魔理沙像是松了一口氣一樣。

我和魔理沙一起走在村子里,作為突然把我拉走的補償,魔理沙選擇陪著我一起為村民送藥。

在那之后,我和魔理沙一起又逛了數個雜貨鋪,最終,魔理沙看上了一款錢包。盡管在決定的時候,我們都在想這會不會太普通了一些,但是最終魔理沙還是做出贈送錢包的決定。

我覺得這很好,比起什么華貴的禮物,還是孩子充滿心意挑選的東西更能讓大人開心。假如我也有個女兒的話,我也希望她能夠好好地帶著朋友一起為我挑選禮物。

……這對我來說太早了。

今天突然覺得為人送藥的時候有個伴也挺好的。

“兔子,你還要給多少家送藥?”

“大概要送到黃昏時候吧。因為今天花了很多時間做別的事情。”

“那還真累啊。”

“為什么你不想一想是因為誰才導致了現在的情況?”

“是因為誰呢?”

一邊和人聊天一邊在路上走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新奇的體驗。這讓我覺得平時那單調的送藥工作變得愉快了起來。最開始接受師傅的任務來村子里送藥的時候,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,因為突然要我和大量的人類接觸還要拿捏好分寸,實在是做不到。

后來逐漸和村里的人們熟絡了起來,工作也就變得輕松了起來。然而,人類的交際對我這只兔子來說還是太過困難了些。所以盡管做著輕松的工作,我也沒有覺得開心。

對我來說送藥只是工作,而對于魔理沙來說送藥是一件很新穎的事情。她能夠和每一個客人交談,寒暄,輕松地處理著人與人之間的關系,這點讓我覺得很羨慕。師傅說醫者應該和病患有一個合適的距離,同時建立一種合理的關系。師傅是賢者,所以她能夠做到自己所說的事情,而我只是一只月兔,對我來說還是太難了。

“喂,兔子,那家人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嗎?”

突然的,魔理沙指著一戶人家詢問我。我順著她指的方向,發現一家人正護送著一位老人急匆匆地在趕路。

“唔,大概是老人家生病了吧。我看那人的臉色,似乎是時日無多了。”

“時日無多?”

“嗯,就是壽命到頭了。師傅說過,醫者只能治人,但是卻不能違背約定。”

“約定?”

“就是指的命數,醫生假如要治療這種人的話,就會折損自己的壽命,所以師傅說醫生有三不醫。一不醫愚人,二不醫不信人,三不醫要死人。”

“嗯?”

“愚人就是自認為自己很厲害,而肆意損害自己身體的人;不信人就是不愿意相信醫生所說的話的人;要死人則是陽壽應盡,應該去見閻魔大人的人。”

“這樣啊,真希望那老人能夠好起來。”

“但愿吧。”

“能好起來就好了。”

盡管現在的我只會搗藥,但是師傅所說的,應死之人的臉色還是能夠認出來的。

太陽漸漸地落入了山脈之中,我也踏上了歸途。今天耽擱了太多時間,回去的時候一定會被責備吧?但是我要是好好說明的話,也能夠得到師傅的諒解吧?

背上的藥箱空空的,背著并不礙事。我一步一步的走著,農民們也沒有再繼續待在農田里,他們也帶著農具返家了。

我走得很慢,并不匆忙。等到月亮升起,月輝灑在我身上時,我不過剛剛回到竹林而已。

weinxin
贊助
這是我的微信掃一掃
avatar
緣葉二次元原創同人 王者榮耀表情包 可愛搞笑萌萌噠斗圖吐槽懟人
緣葉二次元原創動漫文章 漫評 推薦文 同人文評論代寫
緣葉二次元原創同人手繪Q版 動漫微信情侶大頭設計
路人女主的養成方法 一分錢高清圖片 25張手機動漫壁紙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